河南郏县全面封村封小区:发现2医生为无症状感染者


“张医生,我的化验血脂高吧,用吃药吗?”

他是一个典型的新冠肺炎患者,新冠的呼吸道及消化道症状(发热、咳嗽、气短、乏力、腹泻),病毒性肺炎特征影像表现,新冠病毒核酸阳性,指脉氧仅88%,呼吸衰竭,所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重型的诊断标准他都符合。

“王强(化名)是我接收的第一个患者,也是最年轻,病情一度最重的患者,作为一名医生,看到患者出院是打心底里感到高兴。因为一名危重症患者能挺过来,甚至出院,是非常不容易的。”说起这名46岁的武汉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辽宁援鄂第三批医疗队队员、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医生张健依旧感慨颇多,从2月10日住院到3月14日出院,与患者相处33天,成了生死之交。

准备患者的病例资料,为新冠危重症患者的治疗讨论会做准备,是每一个危重者患者治疗的必要环节。在讨论会那天,领队王振宁队长,栾正刚、刘璠、于娜等许多教授参加了讨论,作为王强的管床医生,我参加了讨论会。

很多时候,怕什么就来什么。王强逐渐出现血氧下降,吸氧流量在不断提高,从鼻导管吸氧过渡到了面罩吸氧。虽然血氧在变差,他的呼吸困难症状却一直不那么明显,所以王强总是一副蛮不在意的样子,叮嘱他绝对卧床,他却总把监护和吸氧管摘掉跑去上厕所,吃饭有时候也不戴。

为了进一步与死神斗争,调整抗感染治疗方案,免疫球蛋白、抗纤维化药物,血液灌流吸附,所有的治疗能用都用了,在没有特效药情况下,王强的治疗就是一系列组合拳,抗感染加积极的支持治疗,我们做到极致,剩下需要时间来检验。

2月16日,入院第7天,是复查CT的日子。看到肺CT结果让我心头一紧,影像明显加重,肺炎在进展,上了激素,我对他详细解释着病情,同时我的心里逐渐开始担忧。

“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的……”

通知他出院的前一天,交代完出院用药和注意事项后,忍不住问他:

2月26日,他的呼吸频率不快了,心率也从最快的105降到了90,血气分析氧合指数大于200mmHg,都是好兆头,当天转出监护室,改成鼻导管吸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