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已有多名输入病例是由美国出发经香港转机回京


综合来看,冰岛一人身上出现了两种新冠病毒亚型在短期内可能对人的威胁还不明显,不过从长远看,人类要做好准备,在研制疫苗和药物方面要有更多方案,以应对病毒可能产生的变化。

冰岛同一人身上出现两种病毒也说明,人类未来应对新冠病毒的任务可能更艰巨。

但是,病毒的生物学特点决定了它的变异速度。新冠病毒是采用RNA作为遗传物质,与使用DNA的生物体不同,这些病毒无法修复它们在复制遗传密码时出现的错误。这意味着RNA病毒的演变速度往往快于其他病毒,不过它们也不能有太大的变异,因为变异太大也会让病毒难以复制和存活。

在这种情况下,人类对付新冠肺炎就得采取像针对艾滋病的防治策略一样,需要有多种药物联合使用(鸡尾酒疗法),才能防止新冠病毒因变异而对药物产生抗药性。

其实,中国境内的新冠病毒也发生了变化,但并不显著。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从1月11日发现病毒,测定病毒的基因组全序列之后,到今天还没有发现有重大的突变,这个情况与其他国家的发现不太一样。

中国对目前为止最大规模的103个新冠病毒全基因组分子进化分析,发现新冠病毒在近期产生了149个突变点,并演化出了两个亚型,有101个新冠病毒都属于这两种亚型。

但是,病毒变化本身,也提示人们对付新冠病毒可能会有更多难题,并且要接受更为严峻的挑战。

“疫情不会在两周,四周或六周内消失。如果幸运的话,我们或将以另一种形式与这种病毒一起生活12至18个月,”贾哈博士在社交媒体脸书举行的现场问答中说。

一般来说,病毒的变异是正常现象。此次冰岛出现“双重感染者”,再结合此前一些国家有关新冠病毒变化的情况来看,或许表明新冠病毒在慢慢“进化”。不过,其毒性和传染性是否增强,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

冰岛的病毒变异可能只是一种基因的变化,因此才在短短的几个月发生了,至于这种变异的病毒是否毒性更强,对人的危害是否更大,需要观察它的其他基因有没有发生变化。